圣空★

雨升回云里

【APH/联五】异界征服指南(九)

古里沫宝:

——国家们的异世界冒险之旅系列,详见前置篇章
——联五的十种排列组合,攻受无差
——本期为附加:黑三角+全员脱出





【神授荣光,他们自身就是神。】

正文:

【米视角】:
“奇怪,怎么只有我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已经在街道上晃悠了一圈,这片地区对他而言无疑是熟门熟路的,闭着眼睛都能顺着宾夕法尼亚大街步行到白宫去,又或者翘班买上一袋汉堡去往反方向的公园打发时间,以及附近约会情人时开过房的酒店也历历在目。
但他之所以发出这声疑问句的原因有二:
繁华的大街上空空荡荡,一个行人都没有。明明商城外的电子银屏甚至还播放着当季的广告,而本应该来来往往的观众就像突然间蒸发了,没有留下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还有就是...阿尔弗雷德明明在掷完骰子之后,在被传送之前看清了与他同一点数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按理应该一起出现在这里才对。他相信自己的动态视力,绝对不会看错的。
那两个总是与他站在对立面的男人。
但或许他们没出现在这里反而让阿尔弗雷德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座城市是他的领土,而且还是最重要的首都,被人看到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尤其是被那两个家伙看到的话,绝对会被当作笑话的。
话说回来,这里到底是不是地球也有待考证,说不定只是幻觉......
“砰!”
但擦着头皮飞过去的子弹头绝对不是幻觉。

看上去东张西望、懒懒散散逛着街的阿尔弗雷德在枪声响起的瞬间侧身闪到了金属杆的后方,顶端的广告旗因男人的突然依靠震动了几下,紧接着被爆发出来的热流掀到半空。
只上身了几个小时的装备就算还没有得心应手,但毫不犹豫地下达攻击指令只是动念之间的选择,托Tony的福,他比其他人都要擅长这类外星科技。
对方的突然袭击很快一波接着一波,但阿尔弗雷德反击得更快,这个天生就对战争并不忌讳的年轻国家,因此独立、也因此称霸。
阿尔弗雷德不需要知道对方是谁,只要让对方知道惹怒自己是什么下场就可以了。眼角的余光锁定,并且预判下一次攻击,在它到来之前开启飞行模式腾空而起,冲敌人的方向撒网式火力覆盖,他总是喜欢这种大排场。
亲手毁坏自己的城市,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阿尔弗雷德倒是没想这么多,他还是挺喜欢自家的英雄式电影的,自己的标志性城市和建筑也在影片中不知道被毁了多少次,他除了看得很爽以外还真没有心疼的感觉。
但电影毕竟是电影,真的亲自拆一次自己家是不可能的,祖国大人。
所以此刻阿尔弗雷德的心里不是害怕或者慌张——这里可是他的心脏部位,反倒是兴奋不已:像个英雄一样保卫自己的国土不正是他想做的吗?只可惜没有围观群众送上鲜花和掌声。

一时的走神后果是严重的,响亮的提示音直达脑膜,从脚部开始袭上身体的是彻骨冰凉。
阿尔弗雷德的心脏与警示音一同跳动着,原谅他多思考了一秒:在他熟悉的人里,就有一个“制冷机”。与其去疑惑不知从何而来的敌人,他更愿意直接把锅扣在这个人的身上。
“该死!”
他迅速调转了攻击的方向,热流横扫过一片街区,碎石玻璃砸落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噪音,但也把藏身其中的“小老鼠”逼出了原形。
半透明的冰屑在银发边闪闪发光,像是美丽的钻石,如梦如幻,永恒纯净。然而下一秒它们就汇成了夺人性命的利刃,飞扬的围巾里透出孩子气的残忍,挥手向阿尔弗雷德攻去。
“伊·万。”
意外吗?一点都不。
终于可以不用管那些狗屁国际规章,不用一次又一次打无用的嘴炮,不用变着法相互压制,而是真枪实弹的、一对一的把对方杀死。
「伊万」看上去不打算与多年宿敌在阵前搦战了,街道上卷起凛冽的寒风,霎那间把两人推入了隆冬。
不,还有第三人。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那颗红色的弹丸是从哪里射出来的,但钻入肩胛的疼痛是货真价实的:“嘶...”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穿着护甲的!是什么样的武器比他身上的装备还要更高一阶?另一个藏在暗处的敌人究竟是谁?
出现在他视野里的是一道笔直的瞄准线,下一枪直接瞄准了他的右眼,恍得眼前一片猩红。
在双方夹击下急速后退,阿尔弗雷德终于看清了另一个人的脸——
手枪在「王耀」手里潇洒地画了一个圈,收进了枪套里,看来是还有后招。
“我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阿尔弗雷德咬咬牙活动了一下受伤的右肩,再抬头时蓝色眸子里流露出了狂热的杀意。

【露视角】:
水管“铛”地一声与快速袭来的金属物碰撞在一起,看不见的火花在目光交接中滋长出忿恨的幼芽。
“是你。”伊万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只是一贯孩子气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又一次...”
后一句的叹息很低,低到他自己都不确定是心里所想还是口吐真言。那里面包含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是犹豫或是恼火,但反应在动作上一招比一招果决。
抬手间的挥砍被眼前的人避过了,只削下几缕黑色的发丝,飘落在莫/斯/科冰冷的空气里,与镂骨铭心的回忆一起散了一地。
——耀...王?是元的名字吗...
——也不过如此,王耀。
——我代表苏/维/埃,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哟,小耀~
——耀,至少我们都还在。

“王耀。”再开口时是生硬的全名,熟悉的名字就像一剂毒素,被注射进血管里迅速发作了。
眼前的「王耀」没有任何回应,伊万虽然明显感觉到哪里不对,但是由于攻击来的太突然,他没有余力去思考太多。
原本还在疑惑自己怎么突然出现在了空无一人的莫/斯/科街头,晃悠了一圈往红场的方向走过去,被从天而降的刀锋逼退了好几步。
王耀总是更喜欢用冷兵器一些,大概跟他家的“功夫”有关,无论是赤手空拳还是手持兵器,一招一式都有个生涩难懂的名字。
他见过王耀晨起之后在小花园里动作缓慢但行云流水的锻炼,也见过战争年代枪弹短缺时冲入敌营的大刀阔斧,还有他总是常备在身边的一把小匕首:从青铜制的到精钢材,再到现在吸纳了外星科技的刀刃锋利无比。
“也没什么理由,习惯随身带着而已。”
——王耀用价值连城的高新技术小刀切下了一块苹果送进嘴里:“你看,一物多用,要不要帮你修个指甲?”
伊万当时觉得好笑,“噗呵”一声就在会议上笑出了声,引来了阿尔弗雷德不满的视线:“别傻笑!还有耀,别在开会的时候吃东西!”

不过现在笑不出来了,那把刻着繁复花纹的匕首被当作暗器隐在刀光剑影里,直取伊万的头颅。
好在伊万也不是吃素的,狂乱的风暴以自身为中心向外推拒,势如破竹般把周身半径十米内的物体覆上一层白霜,硬生生止住了飞在半空的凶器。刀刃在脖颈上划出一道口子,来不及刺入就掉落在了地上,只是不知巧合与否,新鲜的血液与古旧的刀疤融为一体。
“啧...”
痛觉就像一只破茧而出的蝴蝶,扇着被鲜红浸染的翅膀与四溅的血滴一起在两人之间飞舞。
蝶翼如同尖锐的刀锋,割开了冰封的空间与时间,露出对面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东方人的面孔宛如印在了玻璃片上,碎成一片一片。
“轰——”
还未来得及给被风暴推开半蹲在地上的「王耀」追加一击,背后滚滚而来的热流驱散了体外的冷意,却让伊万的内心凉了半截。

冲天而起的火焰吞没了大量古典俄式的塔楼与教堂,经数代能工巧匠的手被打造地精美绝伦的世界文化遗产,在熊熊翻滚的热浪中扭曲得不成样。
昔日莫/斯/科战役带来的疼痛还在随着心脏跳动剧烈震颤,可这比那时候更严重。现在已经不是兵临城下了,而是直接把利刃插进了他的五脏六腑,想要置他于死地。
伊万下意识地捂住了差点和以前一样掉出来的心脏,紧紧地盯住了炮火连天里出现的人影。
“阿·尔·弗·雷·德。”
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名字带着浓稠的恨意,誓要把眼前的人抽筋挖骨、噬咬干净,与躺在心底许久的情仇一起腐烂。
——你非要把我肢解到失去一切吗?
伊万揪紧了胸前的衣料,撕裂般的痛苦快要让他喘不过起来,好在他没有忘记身后的敌人,勉强闪过了袭来的红芒。
——你也又一次站在了他那边吗?

「阿尔弗雷德」向伊万走去的每一步都像是在炫耀,甚至在距离近到足以让伊万看清的时候,刻意亮出了手里的引爆器。
暴怒的北极熊一定会被刺激到全身都发抖,从宽长的手指到挺立的鼻尖,就像雪原里炸毛的松鼠,呲牙咧嘴汗毛倒竖。啊...格外令人期待,也格外想让人把他彻底击垮。
——除了称霸世界,你脑子里就没别的了吗?
——还有征服你。
伊万的手紧了又松,很久以前的对话依然在脑海里盘旋着投下炸弹,深潜上万公里仔细埋藏,等待原地爆炸的那一天。
一前一后、一红一蓝两道光芒万丈,盖住了万千色彩,如日中天。他们时而散去各占一片天忽明忽灭,时而汇聚调和成了深紫——
就像现在伊万眼眸里被孤独染上的颜色,一模一样。

【耀视角】:
初次来紫禁城的人总说:这里太大了,就像是迷宫。这不,王耀现在就在层层叠叠的宫苑间捉迷藏呢。
硬碰硬向来不是王耀喜欢的做法,世界在变、局势在变,跟同类相处地多了,他更习惯于在明里暗里尔虞我诈。
但无论怎么小心谨慎,一纸公约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总是脆弱的,更别提口头上的承诺和甜言蜜语。
脚下放缓了,耳朵贴在墙壁上听到了清晰的响动,复数的奔跑声由远及近,王耀换了个方向跃进了宫门中。
初次来紫禁城的人还说:这里真漂亮,每一样东西都是那么精美,想要带回家去珍藏。
“砰!”一件稀世文物在王耀躲闪的步伐边碎成了几瓣。
恋旧的老人家脸上却没有一点心疼的表情,因为他心里跟明镜似的。
这地方虽然看上去是在北/京境内,而且传送目的地还是他很喜欢的那座古老宫殿,但以他的见识稍稍思考了片刻就意识到不对劲。
不分季节永远都人满为患的风景区居然空无一人,这还是其次的;身为国家的他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回归故里的特殊感应,就像有人制造出了一座假的北/京城,然后把王耀扔了进来,任由他在其中自生自灭。
这种像是摆弄娃娃屋里的玩偶一般的行为,恐怕得是神明才做得到吧。
王耀勾了勾嘴角,对这种想法一笑置之。

瓷器“哗啦啦”碎了一地,王耀跳出了古色古香的窗子,轻车熟路地转悠到了后殿。刚找到掩护蹲下身,前殿就被炸成了碎片——是王耀自己安放的炸弹,顺便还把那两个穷追不舍的家伙埋在了里面。
既然这里不是真的故宫,这些宫室不过是被制造出来的假象,炸就炸了吧。
那么那两个人呢?也是假的吗?
王耀心里有几分把握,这种幻境的目的不就是让人心生畏惧,乱了手脚吗?尤其对国家而言,首都是他们的心脏,在这种地方被人打砸烧抢,他们会是什么感觉可想而知。
无论是想要从侵略者手中捍卫自己的领土,还是对沉积了多年宿怨做一个了解,都会大打出手的吧?
想透了这一点,王耀就不太乐意被人牵着鼻子走了。所以当「阿尔弗雷德」和「伊万」突然出现,不约而同对他大打出手的时候,王耀往就近的宫门里一钻,没影了。
“唉...又来了...”
坐在瓦片之上俯瞰的王耀叹了口气,是为又一次出现在视野里的两人,像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也是为又一次在战乱中破败的景象,与记忆中的火海重叠在一起。
他虽然基本上可以确认那是两个没有灵魂的空壳,根本不是他们俩本人,但说实话,看着这一切心里是真的不舒服。
因为幻象做的太过完美了,比如「阿尔弗雷德」的精明狡猾,那个大大方方给他挖了无数个坑的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告诉全世界:没错,这就是个阳谋,你看见了又如何,还不得跳进来。
——知道吗?当你的太阳落下的时候,我的太阳正在冉冉升起。
——同理。
比如「伊万」的暴戾狂躁,他是个咬住咽喉就不会松口的男人,用最残忍的天真向所有人宣告他的存在从来没有被抹去。虎视眈眈地盘踞在最为宽广的土地,将熊掌伸向四面八方。
——你以为我不会杀掉你吗?
——你当然会,可我不是你,永远都不会是。

王耀突然站起身,在下一声枪响之前跳到了相邻的房檐上,可紧接着落脚点就被捅出了一个大窟窿:“诶?”
身体随着碎瓦向下坠去,在半空中结结实实地接了铁棍一击——准确来说是水管。顺手抄起一同掉落的碎块沙粒,向来袭者的眼睛抛去,没来得及降落在地上,借力使力连续几个后空翻,最后竟能毫发无损地坐在正巧放在那处的椅子上。
“伊万...”王耀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他也要拔枪了。起初一边躲闪一边计算被传送回去的时间,撑到现在弹夹还是满的,不知道这两个被幻境制造出来的敌人会不会用完弹药呢?那样就好了,会轻松一些。
可惜他想错了,手指还未摸到枪柄,一颗弹药精准地打烂了他即将要接触到的部位,这下整支枪都不能用了。
“阿尔弗雷德?”王耀反应很快,立刻从另一侧抽出了长刃,在手中红光一闪聚散无形。
「伊万」也砸开瓦砾从另一个方向逼近,和「阿尔弗雷德」一起与王耀面对面站成了一个三角形。
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同时与这两个家伙敌对,上一个敢这么做的人已经死了——但在更久之前,王耀应付过更多,并且是唯一一个从地狱里爬回来的人。
王耀扫视了一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右脚向后移了一步摆开了架势,却踢到了身后的椅子腿,这才发现这把座椅不是其他,正是几代帝王坐过的龙椅。
陷入胶着的三人站在中心舞台上,从房顶漏洞里渗入一缕惨淡的光,依次照进了他们的眼底,黯淡无声。

【全员脱出】:

眼前一花,阿尔弗雷德回到了来往过几次的禁地,但他手里的激光炮已经打出去了,“轰”一声把之前王耀翻译过的碑文击碎了。
伊万刚一现身就感觉到了危险,足有成人小腿粗细的冰凌浮现,周围的气温迅速降低。
“停!你们冷静一点!”王耀也回来了,果然他们三个的骰子点数是一致的,才会被同时往返传送。
好在三人远远相隔,分别站在三个角落,这才没有立刻擦枪走火,而且王耀的这一声起了作用。
阿尔弗雷德只是一时没收住,开了一炮也就放下了。他左右看看两人,一手悄悄往背后摸去,那个被子弹打中的地方并没有流血。
伊万也隔着衣服揉了揉心脏的部位,发现一切正常,没有剧烈跳动,也没有疼痛感,更没有要掉出来的迹象。
而王耀,他用余光扫了一眼扣在腰侧的枪套,枪支是完好的,没有被毁坏。
果然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真是阴险的地方,好在时间一到就都回来了,但由此引发的猜疑还刚刚开始发酵。
一时间三人谁都没说话,沉重的空气快要把这个地方压垮了,本就破旧的石柱在无形的气场中稀稀拉拉地往下掉着碎屑。

又是两道金光闪过,弗朗西斯和亚瑟也回来了,一踏入此地就发现气氛有多凝重。与当前形势比起来,以前开会时互相撕逼的紧张程度也就相当于小学考试吧。
“你们...”亚瑟别说已经酒醒了,就算没醒也能被这阵仗逼醒。他与弗朗西斯对望了一眼,谁也不作声了。
王耀叹了一口气,先收起武器作为表率:“好了...都省省吧,我们不是敌人。”
虽然另外两人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但还是各收各的,心照不宣地对刚才的遭遇不再多谈。
“哼,这地方一点都不好玩,Hero腻了。”阿尔弗雷德开口就目中无人地嚎了一嗓子,若无其事地扯开了话题。
弗朗西斯急忙接过话:“也是,差不多该离开了吧。”他向王耀和伊万递了个眼神,虽然不知道他们三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
“嗯,虽然能去很多世界,但是好像大部分没有太大价值。”亚瑟也表示同意。他和弗朗西斯有意无意地向阿尔弗雷德靠近了些,一左一右把他夹在中间。

王耀瞟了一眼伊万,发现他也看了过来。他们俩都没有提出异议,但除此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交流。
就好像有一块彩色玻璃无声无息地碎了,但就算碎成渣沫它也依然是彩色的,安静地躺在地面上散发出包含了太多杂质的余晖。
“根据这地方的规则,我们想回去可不容易。”
“那倒不一定...”
“你想用那招?”
“也只能用了吧?”
“好主意,全票通过~”
五人你一言我一语,漫不经心地就制定好了一个计划——
五枚骰子最后一次被抛上半空,不停旋转中若有人注意观察,就会发现每一枚都在相同的部位额外贴了一块黏土加重了重量。
别人定的规则,打破就是了,然后由他们自己制定——by 五流氓(划掉)联五。
依次落地之后,五个相同的图案朝上,禁地里不再有人影,恢复了平静。只是若有后来者到此,恐怕就再也走不出去了,因为那块刻写了规则的碑文已经不复存在。

End





——————————
Free Talk:
诸君,我喜欢黑三角。二对一这种展开也超喜欢,还有就是满心的:\打起来/\打起来/\打起来/(如果我是画手一定会把打架场面画出来(当然,仅指二次元
这次终于打了一次,不对,打了三次,而且也都是二对一,表示很开心(?

联五十种排列组合+黑三角写完啦~
但是这个系列还没完,有梗就写吧,不过大家看的时候要注意各篇幅之间是没有剧情连贯性的(本次的(四)—(九)除外

尝试发送最近的摸鱼
唉……为什么只能发送一张图片……在下还需要继续钻研lofter……

发言

#只是为了证明在下不是僵尸号

#圈名圣空,请多指教

#刚刚接触lof,很少发言,请见谅

#喜欢窥屏太太,为关注的太太打call

#喜欢aph,宝石之国

#勉强算半个画手吧x

#言简意赅,完毕